分类
如何选择外汇交易平台

以 Fixed Time 模式进行交易

以 Fixed Time 模式进行交易

2020年3月9日,纽约股市开盘出现暴跌,随后跌幅达到7%上限,触发熔断机制 [1] 。3月12日,美股标准普尔500指数跌幅达到7.02%,触发市场熔断停盘15分钟 [2] 。3月16日,美国三大股指开盘暴跌,标普500指数跌逾7%,触发熔断机制,停盘15分钟 [3] 。3月18日午间,纽约股市暴跌再度触发熔断机制 [4] 。

美股 股票概念

纳斯达克(Nasdaq)以 Fixed Time 模式进行交易 是全美证券商协会自动报价系统(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s)英文缩写,纳斯达克。纳斯达克始建于1971年,是一个完全采用电子交易、为新兴产业提供竞争舞台、自我监管、面向全球的股票市场。纳斯达克是全美也是世界最大的股票电子交易市场。

S&P500股价指数乃是由美国McGraw Hill公司,自纽约证交所、美国证交所及上柜等股票中选出500支,其中包含400家工业类股、40家公用事业、40家金融类股及20家运输类股,经由股本加权后所得到之指数,以1941至1943这段期间的股价平均为基数10,并在1957年由S&P公司加以推广提倡。因为S&P指数几乎占纽约证交所股票总值80%以上,且在选股上考量了市值、流动性及产业代表性等因素,所以此指数货一推出,就极受机构法人与基金经理人的青睐,成为评量操作绩效的重要参考指标。

美股 交易市场

美股 NYSE

NYSE又称纽约证券交易所( New York Stock Exchange ,NYSE) ,是上市公司总市值第一(2009年数据),IPO数量及市值第一(2009年数据),交易量第二(2008年数据)的交易所。2005年4月末,NYSE收购全电子证券交易所(Archipelago),成为一个盈利性机构。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总部位于美国纽约州纽约市百老汇大街18号,在华尔街的拐角南侧。2006年6月1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宣布与泛欧证券交易所合并组成纽约证交所-泛欧证交所公司(NYSE Euronext)。

美股 NASDAQ

NASDAQ又称纳斯达克证券市场,全称为全美证券交易商协会自动报价系统(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s,简称NASDAQ),是一个基于电子网络的无形市场,大约有5400家公司在该市场挂牌上市,是美国上市公司最多、股份交易量最大的证券市场。

1968年,美国证券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ecurities Dealers Inc.简称 NASD)为解决场外交易(OTC 市场)的分割问题,决定创建“全美证券商协会自动报价系统”。1971年,该交易系统正式启动,NASD把500多个做市商的交易终端和数据中心连接起来,形成一个数据交换网络,并从OTC市场挑选出 2500多家规模、业绩和成长性都名列前茅的股票,规定做市商把这些股票报价列示于该系统,供投资者参考。1975年,NASD提出了上市标准,彻底割断了与其它OTC股票的联系,成为一个完全独立的上市场所。2000年,纳斯达克通过私募发行股票,并于2002年开始在OTC市场交易。2005年2月,纳斯达克在自己的市场上挂牌交易。2007年5月,纳斯达克以37亿美元收购北欧证券市场OMX公司,联合组建一个跨大西洋的交易平台。新公司命名为纳斯达克OMX集团,总市值高达71亿美元,其中纳斯达克拥有72%的股权,OMX公司股东拥有28%的股权。

美股 AMEX

美股 PK市场

PK市场又称粉单市场、 粉纸交易市场(Pink Sheet Exchange)。粉单市场(Pink Sheet)原名National Quotation Bureau,简称NQB(全国报价局),在1913年成立,为一私人企业,因最初是把报价印刷在粉红色的单子上而得名。1963年NQB被出版业大财团买下,使得NQB仍以印刷的方式出书寄提供信 息,1997年NQB更换新经营团队,以电子揭示看板的新技术提供客 户柜台买卖中心的交易信息。2000年6月,NQB改名Pink Sheets LLC(Liability Limited Company)。

美股 OTC

市场如何把买卖双方组织起来进行交易将决定市场的基本机制、特点和效率。据此,证券交易市场可以分为竞价市场与柜台市场两种基本形态。所谓竞价市场,是指按拍卖方式组织起来的市场,其代表形式是证券交易所。柜台市场是按标购标售(Bid and Ask)方式进行交易的市场,其典型代表是美国的NASDAQ系统。

什么是EDI?

What is EDI?

Vaillant Group Belgium is using SEEBURGER Cloud Integration services for B2B/EDI together with full managed services for customer onboarding and mapping.

Greiner Meets Global Compliance Mandate & Prepares for the Future

Using SEEBURGER E-Invoicing Cloud Services, Greiner Bio-One is able to meet country-specific requirements on time and cost-effectively, and is ensured worry-free compliance with e-invoicing standards.

Globally Integrated SAP S/4HANA Process and System Landscape

In the course of the global SAP S/4HANA roll-out, DRÄXLMAIER 以 Fixed Time 模式进行交易 benefits from the technologically leading BIS platform and the Remote Management Service through stable business-critical processes.

Maximum Flexibility and Highest Operational Reliability

With SEEBURGER iPaaS Cloud, Kautex is well prepared for future EDI requirements, can react quickly to customer requirements, use its own process know-how and implement processes effectively.

Making HAAF Digital With Strategic Integration Company-Wide

With SEEBURGER BIS, the HAAF Group digitizes 90% of the order entry and implements further logistical processes in the areas of real-time capability and service orientation.

Samsonite Europe Gets 以 Fixed Time 模式进行交易 B2B Boost with SEEBURGER’s iPaaS Solution

See how Samsonite saves time and effort with the latest integration technology and services, with SEEBURGER iPaaS.

Grace Simplifies Operations, Improves B2B Collaboration

Digital technology is transforming business today, fueling the development of new, innovative business models and the optimization of business processes.

Fast implementation and migration to SEEBURGER BIS

UECC now connects with the main car manufacturers, exchanges information with factories and ports and integrates both internal booking systems and purchasing systems with one central platform.

Connecting partners in Japan with local SEEBURGER expertise

Successful project realization with central coordination, interface function and local expertise of the partners SEEBURGER and ENDEAVOR SBC.

Innovating Philipsʼ communication by SEEBURGER BIS

One solution for all the Human-to-Human, Philips’ EDI communication and partner Onboarding services with their trading 以 Fixed Time 模式进行交易 partners

EDI Integration with Automotive OEM

Compliance with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 both European and US - and ease of developing specific Partners Profiles with a significant improvement in terms of flexibility and time-to-market.

Autoliv is consolidating its B2B/EDI landscape with SEEBURGER BIS

BIS as a central data hub, provides more control 以 Fixed Time 模式进行交易 and standardization. Connecting trading partners using ready-to-run partner from SEEBURGER Mapping Repository, reduced migration cost by one third.

以 Fixed Time 模式进行交易

独家访谈包括:

Racheal Muldoon
伦敦36 Group大律师,36 Group商业犯罪和艺术法专家团队成员,在过去十年中,她曾多次为拍卖行、私人艺术商和大英博物馆等大型文化机构提供咨询,经验丰富。

Ruth Cornett
佳士得遗产及税务咨询服务部总监。她的主要职责是为各类税务事宜提供咨询,重点是资本利得税、遗产税和所得税。在接受法律培训并获得特许税务顾问的资格之前,她曾学习艺术史,并在维多利亚和艾尔伯特博物馆(V&A)担任策展人。同时,她也是历史建筑协会(Historic Houses Association, HHA)税务和政治委员会的观察员。

Giuseppe Calabi
米兰CBM & Partners Studio Legale的执行合伙人,国际律师协会(the International Bar Association, IBA)艺术、文化机构和遗产法委员会主席。此外,他还是意大利文化遗产部任命的艺术品和文化遗产国际流通改革实施委员会成员。

Megan Noh

Anne-Sophie Nardon

她于2009年联合创立了Borghese Associés,是Borghese Associés的执行合伙人。她专注于艺术品相关的纠纷诉讼,并代表收藏家和艺术商处理重大艺术品盗窃和非法贩卖的刑事案件。她创立了ACE艺术法律委员会,也是巴黎第二大学艺术市场和遗产法硕士课程教学团队的成员。

Mary Claire Turkington 与 Maggie Hoag

佳士得伦敦副总法律顾问Mary Claire Turkington和佳士得纽约高级副总裁、副总法律顾问Maggie Hoag对谈。围绕艺术交易、真伪、古董、进出口等话题,她们讨论了佳士得的艺术法律实践以及在英美执业的差异。

以 Fixed Time 模式进行交易

阶段A:阶段A标志着前期向下趋势的停止。 在此之前,供应一直占上风;供应减低的明显证据是初始支撑(PS) 和抛售高潮(SC)。这些事件在K线图上非常明显,表现为价差增大,成交天量;这种情况揭示大量的筹码从大众散户转移到了专业大机构手中。当沉重卖压得以释放之后,来自机构的需求和空头的补仓会自然地把价格推高,形成自动上涨(AR)。成功的二次测试(ST),通常伴有价差缩短和成交量减低,价格停止在抛售高潮(SC)的价位,或稍高的位置,表示这里的卖压比以前减轻了。如果二次测试(ST)跌到抛售高潮(SC)以下,接下来的盘整过程一般会出现新低,或者需要更长时间来进行。抛售高潮(SC)和二次测试(ST)的底部,自动上涨(AR)的顶部,界定了交易区间的边缘。如两个吸筹示意图中所见,画出水平线可以帮助分析市场的行为。

有时候下跌可能没有那么剧烈,在阶段A价差和成交量可能不会突然放大。一般来讲,更希望看到初始支撑(PS), 抛售高潮(SC), 自动上涨(AR)和二次测试(ST),因为这些不但提供了更加突出的图谱特征,更表明了有主力机构正在吸纳筹码。

阶段B:根据威科夫分析法,阶段B的功能是为新的上升趋势“积累原因”(见威科夫第三原理,因果原理),在阶段B,机构和职业大户在相对低位吸筹建仓,为未来的价格拉升做准备。吸筹建仓的时程可能很长(有时一年或多年),包括低位买入,而且为了阻止价格快速上涨,在相对高位卖出。在阶段B通常会有多个二次测试(ST),而且在区间的上缘可以有多个类似上冲回落的行为。 总体来说,随着交易区间的演化,大机构是净买者,尽可能地吸收浮筹。机构的买卖行为影响了交易区间内价格上下运行的特点。在阶段B的早期,价格的波动幅度大,且有高成交量。随着职业交易机构对浮筹的吸收,成交量逐渐减低。当供应耗竭的时候,就是接近阶段C的时刻了。

阶段C:在阶段C,价格经历对剩余供应的决定性测试;代表聪明钱的操作者借助这次测试判定市场是否已经做好准备,即将拉升。弹簧是价格短暂跌破交易区间(由阶段A和B确立)的支撑线,然后迅速返回交易区间内的行为。 弹簧是一个空头陷阱的典范。在跌破支撑时,会让大众误以为这是下降趋势的继续。事实上,弹簧让空方和晚期卖出的交易员上当受骗而卖出,然后反转,并开启新的上升趋势。在威科夫分析法中,弹簧或震仓代表着对供应的成功测试,预示这是高成功率的做多机会。低成交量的弹簧、或震仓后的低量测试,揭示市场可能已经做好准备,即将进行拉升。所以这是开始建立多仓的好时机,至少应该建立部分多仓。

阶段D:如果我们在前面的分析正确,接下来发生的应该是持续的需求主控。价格特点是,在拉升过程中,阳线呈大价差,成交量增加;向下调整(最后支撑点)时价差缩短,成交量减少。 在阶段D, 价格至少要拉升到交易区间的上缘。几个最后支撑点(LPS)是做多建仓,或者加仓的良好点位。

阶段E:在阶段E,价格离开交易区间,需求占据绝对的主导,拉升的迹象一目了然。回撤,比如震仓或其他类型的调整,通常都历时短暂。在较高价位发生的新的交易区间,在阶段E随时可以形成。这些交易区间被称为再吸筹区间,期间部分机构或交易者获利回吐,同时大机构增加仓位。这些交易区间有时被称为通往更高价位的“脚踏石”。

派发区间中的威科夫事件

PSY 初始供应: 经过价格大幅上升后,主力开始大量派发的位置。成交量扩大,价差加宽,预示趋势的改变即将到来。

BC 抢购高潮:通常在抢购高潮中会出现成交量和价差的显著增大。 当价格接近顶点时,购买力达到了最大;专业机构卖出,大众散户急切大量买进。抢购高潮通常在公司公布财务报告、或其他好消息时发生。大机构需要来自公众散户的极高需求来接手他们的筹码,并在卖出时不至于压低股价。

AR 自动下跌:抢购高潮之后,买盘急剧减少,沉重的卖压持续,自动下跌就出现了。这次下跌的最低点协助界定了派发区间的底部。

ST 二次测试:价格再次回到抢购高潮底部的价位,以测试这个区域的供需平衡。如果这个波段的供应超过需求,就代表区间的顶部被确认;成交量和价差会在价格接近抢购高潮界定的阻力价位时缩小。二次测试可能会以上冲回落的形式出现,即价格会“突破”到抢购高潮和其他二次测试所代表的阻力位以上,然后又快速返回交易区间之内。在上冲回落之后,价格通常会下行,去测试交易区间的底部。

SOW 弱势信号:这是下跌到交易区间下缘,或微微跌破下缘的行为。通常弱势信号的下跌会有价差和成交量的增大。自动下跌和弱势信号表示价格的特性改变的开始部分:现在供应占上风了。

LPSY 最后供应点:当弱势信号测试了支撑位后,可能还会有虚弱的拉升。这时的拉升特点可能是价差缩小,显示了拉升的艰难。拉升困难的原因可能有需求减低、供应巨大,或两者都有。最后供应点代表着需求耗竭;是大机构在价格快速下跌前的最后一波(或几波)的派发。

UTAD 派发后上冲回落:派发后上冲回落发生在派发区间,刚好与吸筹区间的弹簧或震仓的定义相反。它发生在交易区间的后部,是对“突破”阻力线以后出现的新的需求的测试。如同吸筹区间的弹簧和震仓,派发后上冲回落不是派发区间的必要组成部分。在派发区间示意图1中有派发后上冲回落,但在示意图2中则没有。

派发区间中的威科夫阶段

阶段A:上图显示,在派发区间,阶段A标志着上升趋势的停止。直至这一点之前,需求一直占上风;供应进入市场的明显证据是初始供应(PSY)和抢购高潮(BC)。接下来的事件经常是自动下跌(AR)和针对抢购高潮的二次测试(ST),且经常伴有成交量减低。另外一种情况是,没有高潮行为,但需求耗尽,成交量和价差缩小,上升趋势终结;在巨大供应出现之前,通常的表现是每次拉升的突破幅度减小。

阶段B:阶段B的功能是为下跌趋势的产生积累原因。在此期间,机构和职业大户意识到下跌趋势可能要出现了,就大幅减仓,并开始布置空单。在积累原因方面,派发区间的阶段B与吸筹区间的阶段B类似。本质的不同是,在派发区间演化的过程中,大机构是卖出,是清仓,也最大程度地消耗残余需求。这一过程的表现是供需平衡已被打破,重心倾向于供应而不是需求。在弱势信号(SOW)的下行波段中,会出现明显的阴线价差增宽和成交量的增大。

阶段C:在派发区间,阶段C可能会出现上冲回落(UT)或派发后上冲回落(UTAD)。上冲回落(UT)是吸筹区间中弹簧的反向动作。它是价格短暂“突破”交易区间的上缘,然后迅速折返并收盘在区间之内。这是对残余需求的测试。 它同时也是诱多的陷阱。它看似上升趋势延续的信号,但实际却是让没有辨别能力的、做突破的交易者犯错。在价格下跌之前,大机构利用上冲回落和派发后上冲回落,迷惑大众,使散户方向判断错误,并在高位将筹码卖给做突破的交易者或投资者。另外,派发后上冲回落(UTAD)也有扫掉散户空单的作用。大机构做出了这一动作,迫使做空的散户在高位止损。

阶段D:当阶段C显示需求只是最后一波以后,阶段D就到来了。在阶段D,价格将跌到支撑,甚至跌破交易区间的支撑线。当交易区间的支撑线被明显跌破,或在上冲回落或派发后上冲回落出现之后,价格跌破交易区间的中线,就说明供应明显占主导的证据大大增加了。阶段D通常会有几波虚弱的拉升;这些最后供应点都是开空仓,或加空仓的良好机会。任何在阶段D仍然做多的交易者,都是自找麻烦。

阶段E:阶段E展开了下降趋势。 价格跌破交易区间下缘,向下运行,供应占主导。一旦区间的支撑被跌破,出现整体弱势信号,通常会对这个跌破(冰线)进行测试,价格拉升到以前的支撑线附近,或试图接近支撑线。此时是卖空的高胜率时机,因为下跌期间的反弹拉升通常比较虚弱。交易者可以在下降趋势中做空,使用浮动止损,来跟踪整个下降的过程。 在大幅度的下跌后,可能会出现高潮行为,开启再派发区间、或吸筹区间。